葬伊君

我不更文我很快乐,不是我错了

【遗照组】 sanguis papaver


#赤花症#
#摄殓摄双向#
#自设有#
#刀子#
#ooc#
#约瑟夫视角#
#葬伊日常作死#
生命中的最后三天里,我总算明白了,我无法忘记那个孤独的背影,无法去不再喜欢他,更无法……让他憎恶自己。我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但我依然记得他的声音,他的容颜。
右眼中的那朵罂粟盛开如旧。我也不再去遮拦着,只把它当做上帝降下的神罚……禁忌之恋的惩罚。
当初咳出的白花,已经被血慢慢染红,成为了一朵朵血花。
“还有两天,再过两天就……咳咳咳——”望向窗外,看着那似岩浆与烈火的落日,在心中默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时日。
在我确诊为赤花症那天,我便离开了庄园。我不想让除了艾米丽小姐,庄园主和自己外的任何人知道我患上了这种可憎的疾病,特别是不想让他知道。
在桌旁,我就着苦涩的黑咖啡,咽下了最后两片止疼药。夕阳的残影透过窗照射到我亲手制作的相册的羊皮纸封面上花体烫金法文字母:Aesop·Carl。明明知道这是那个人的名字,却忘记了如何拼写,真是可哀。
午夜十二点的到来,不远处教堂的铜钟敲响了,“当——当——当”钟声让我想起来庄园附近的某座废旧的教堂。
“迎接生命的最后一天吧!”对着漆黑的夜空,我这么说道……
————一天后,伊索·卡尔的工作室——————

[数据删除]


好了剩下的自己脑补吧。

【遗照组】请安心入眠


*现代背景AU
*ooc有
*祝食用愉快
*欢迎捉虫
“别哭,我还在这。”约瑟夫抱紧怀里的默不作声地流泪的伊索,低下头去吻干他脸上的泪痕。“那只是梦,只是梦……”
最近伊索·卡尔总向约瑟夫抱怨头晕,头疼,这太不像平常的他了。而且前一段时间的夜里,他总能发觉,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卡尔经常睡着睡着,就莫名的蜷缩了起来,用被子蒙住了头,还时不时从被窝里传来几声莫名的抽泣,但最重要的是,这几天,卡尔似乎越来越害怕入眠,他为了不睡着,煮的咖啡浓度可以接近某位伟大音乐家煮的咖啡浓度了,有时约瑟夫偷偷尝了几口,都是皱着眉头喝下去的。
直到昨天,看着精神状态极差,快要透支的卡尔,担心他的约瑟夫终于忍不住了。
他强行将卡尔拉到卧室里,试图让他去休息,可卡尔不肯。挣扎着,想要起来。
“请放开我,先生。我一点都不累!”卡尔以一种极其严肃的腔调对约瑟夫说道。“你这样是在摧残自己的身体。亲爱的伊索,告诉我为什么你最近这几天都不肯安心入睡。”约瑟夫那低沉的话语里似乎多了些什么感情。
“我……”卡尔无奈的闭上眼睛,后又睁开,深吸了一口气。他拉开约瑟夫的手,坐了起来,说道:“我做了噩梦……梦见你死了……凶手是我……”说着说着,他抽泣了起来。“我……不想你死……”“放心,我不会死的,我会陪着你,直到永远。”
他坐在卡尔的旁边,轻轻将他拥入怀里,吻干了他的眼泪。“别哭,我还在这儿……”

自设拟人,scp298【p1】与scp012【p2】的……情头。【拉郎使我快乐,使我开心】

葬伊有话说:要是我只打了自设二字而且还是拟人,那么的话,就是自己设的拟人设,而不是自己的设定。
若是自己的设定会说明的。

千本SCP【千本樱填词】2.0

古怪“雕像”立房中
眼紧盯不得放松    【173】
“害羞的人”蹲坐在地,勿看其容。【096】

盐酸浸泡迫使沉眠
孽蜥不断突破收容  【682】
“旧AI”纵使隔绝
依在策谋          【079】

死后复生,陷入杀戮【076】
赎罪之路,漫长遥远【073】
化身巫女,主造万物【239&343】
未来,尽收眼中 【187】

用尽血与才华,
谱写未完乐章。    【012】
献祭生命弹奏,
这管风琴绝唱。    【298】
零件化作肌体,
世间无药可医。    【217】
憎恶血肉包裹,
以寒潮阻挡。      【610】

“龙曾在此”,
空中遨游。        【1762】
父亲的汤,
亦甘亦苦。        【348】
“与汝同罪”,
伤痕遍布。        【590】
“缝心的熊”,
想挽救所有。      【2295】

医生纵使“堕落”,
还记得把人救。    【049】
面具囚容器中,
可否曾忘挚友。    【035】
“老人”何物有阻,
却沦铅制迷宫。    【106】
试问“爱为何物”,
吾友在何处?    【031&CN139】

怎问起源之初,
谁知是何造物。    【001】
向赴死者致敬,
征伐无心魔物。    【1983】
朱砂盘镜中现,
“不朽”者魂已腐。【093&963】
末日已至神降,
昔往又此复。      【2000】

葬伊有话说:嗯,第二次给基金会填词了,这次是scp版的。其他的和基金会战歌要说的话差不多了。然后,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还请提出指正。谢谢w

基金会战歌【千本樱填词】

“最初作”文档撰编
基金会就此立建
吾等宗旨是为S.C.P

秘密散于世界各地
伪装潜入各国领域
只是因为异常项目不可为人知

各级人员,司其所职
收容控制,在所不辞
处决或控制,令人深思
都只是为了人类

我们栖于黑暗
守望人类辉煌
我们行于阴暗
收容制止异常
即使世态炎凉
我们也不停下
一切只是为了基金会之愿

提防混沌,阻止破坏
警戒所有,同行组织
D级人员,不计其数
全部是“实验白鼠”

尤克里里奏响
谎言父万恶源
蝶影迷离幻象
又是被谁驯养
“不朽”挂饰中魂
何时能被埋葬
如同机械般冷漠的他

我们栖于黑暗
守望人类辉煌
我们行于阴暗
收容制止异常
即使世态炎凉
我们也不停下
一切只是为了基金会宿愿





葬伊有话说:
眨巴眨巴,如果想要唱的话,私信说一声就OK。
以及初次填曲,有些地方没有压好韵,有点难唱,还请多多见谅。

谱号和蝴蝶的头像【?】线稿,大概以后会上色吧【作死ing】

在光与影的世界中
映照出
灰暗或光丽的“我”

试图混更……
遗照组两位的女体
下次再勾线……
中秋可能会发糖
前提是有网……
好了,就这样w

【遗照组】殓摄·病娇三十题①

13.“会永远跟我在一起吧!”
“约瑟夫,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卡尔曾经这样问道。“嗯,会的,”约瑟夫十分灿烂的笑了“我不会抛弃你的,会一直一直在你身旁。”
“现在,你会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了!约瑟夫。”卡尔握紧了手上染血的手术刀。他给约瑟夫先注入了松弛肌肉的药物,然后将伤口缝合好,最后为他装点好容貌,拦腰抱起,放入了冰棺中。“这样子,你就会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
十分走心的短打……我可以去shi了……和忠犬三十题一个理由写的……

【遗照组】摄殓·忠犬三十题①

01.早早就准备好的早餐
周末早晨,伊索躺在床上睡觉,一股香甜味从厨房飘上楼,唤醒了他的味觉,随后是感官,接着,是他的整个身体。
他迷迷糊糊的伸手想要抱住约瑟夫,却落了个空。这时,他才彻底清醒过来,发觉约瑟夫不在身旁。
掀开被子,再整理好身上的睡衣,看看时间,已是上午九点半。按照他的习惯,平日里可不会起这么晚,不过还好,今日是周末,不用上班,起这么晚也不会迟到。
刚下到一楼的楼梯口,便看见了约瑟夫忙碌的背影。
“起来了,过来吃早餐吧,已经准备好了。”约瑟夫将走到面前的人搂过来,在嘴角轻轻印上一个早安吻,然后挽到餐桌前。两人都坐下后,他开口说道“今日的早餐是法式烤土司配蓝莓酱和加了半勺糖的蓝山咖啡,以及一小碟用黄油煎的鸡蛋饼。快吃吧。”
———————————————————
一个沙雕短打,庆祝群里满一百人写的,咳咳咳……